zblogger

Good Luck To You!

这即是你分别的原故车站原唱曹磊岂非歌词告别的车站歌词岂非这即是你分

  反对任何先入为主的为这首歌撰写背景故事的说法。鄙人对粤语词坛略有关注,从没有见过林夕或他人阐述过《再见二丁目》的背景故事,如有,欢迎打脸。

  相反,我倒是有些侧面证据证明这首歌的背景故事不如回答中一些答案所写,林夕的自选集《林夕字传2》中曾选过这首歌并自作批注。批注说:“多年以后,终于明白二丁目是写快乐的玄奥,黄生却说是写自爱。”这里的“黄生”是黄耀明的可能性非常大,因为《林夕字传2》中的《再见二丁目》即黄耀明的live版本。那么,如果背景故事真如其它回答中所述的话,于情于理,笔者认为黄耀明都不会和林夕交流这首词是不是写自爱这回事。

  品词者论《再见二丁目》,往往着眼点在“原来过得很快乐”,“岁月长,衣衫薄”上,但笔者却认为,起笔这两句,才是全词写的最精妙的两笔。

  林若宁评此词的时候曾说这种写法叫“出外景”,然后说自己的“出外景”写的就不好。“出外景”是一个很现代的词,用古时一直传承下来的词来看,这种写法叫起兴。兴者,先言他物以引起所咏之词也。

  这起兴,听起来容易,难道歌词写起来困难。因为起兴就是移景入情,但景乃具象,情乃抽象。景多了就太实,徒有山光水色拥挤而不得要领;情多了就太虚,悬浮于空而缺乏载体让人去感受。林若宁说自己写不好不是谦虚,他是真的写不好,试听《捞月亮的人》可证。

  脚步变静,风声转轻,这种风物的描写,恰好击中独自宦游在外人最薄弱的那一秒。本以为在异国他乡,就可以忘却营营,却总有那一刻,风轻了又起,人悄了又扰,自己的心却再也无法平复刚才那种清净。难道这就是你分手此时的“我”,只好走进身旁的便利店中,买一罐热茶,捧在手中那一刻的温暖,似是世间最大的慰藉了。

  多嘴一句,这个“吧”字下得绝妙,一个带有稍稍疑问的“吧”,这一刹“我”究竟需要什么,不言自明。

  突然传来的民谣,竟让我心中一喜。但悲哀的极处便是“打后的欢娱都得小心翼翼, 乐而忘返的日子一去不返, 再也没有投入的资格”(林夕语),所以这一喜带来的却是再往深处去想时极彻的哀:不亲切,至少不似,想你般奥妙。这三句话,若是没有体会过这种悲凉,是怎么也写不出来的。

  想回到之前那种快乐的时光么?怎么可能,在那一刻,“身体一部分已经永远的死亡”(亦舒语)。

  林夕非常喜欢自己的这句话,车站原唱曹磊杨千嬅拿来做了自己另一张专辑名,林夕自己又拿来做了书名,可我却没那么心水,大概是因为把悲伤描画的太过于直白和血淋淋,竟找不到一丝躲避的余地了。

  “岁月长,衣衫薄”两句经常被人所误解。“衣衫薄”出自于韦庄《菩萨蛮》“如今却忆江南乐,那时年少衣衫薄”,寓意为年少衣衫轻薄,可以纵情山水,肆意游乐。连起来理解即是:如果能忘却这种种渴望,在接下来漫长的岁月中我也可以肆意玩乐的把。有些人将“衣衫薄”理解为怕冷,恰恰理解反了。

  有可能“衣衫薄”么?林夕说:有啊!只要我以后畅游异国的时候,不时时刻刻假设你在我身旁会怎样,不去设想如果此时我们仍在一起的话,我们会聊些什么,离别的车站歌词我们会如何欢笑,我们会怎样一起共赏这良辰美景,那就可以了啊!

  只是,一份记忆,在需要苦苦劝说自己遗忘的时候,就大可认清自己已无法忘掉了吧。如果说“岁月长,衣衫薄”是兴致转好的一提,那接下来“无论于”云云则是重重的一沉了。再加上“无论于”“什么”两个副词,不正正表明我在每时每刻每一角落都在“假设你会在旁”么?赏词者若无法理解其中的沉重,而以为这是林夕做阔达语的话,这就是你分手的理由才是没有体会到词人的苦衷吧。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   2021年2月   »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网站分类
搜索
最新留言
    文章归档
    • Z-BlogPHP
    • 订阅本站的 RSS 2.0 新闻聚合

    Powered By Z-BlogPHP 1.6.6 Valyria

    Copyright Your WebSite.Some Rights Reserved.